真正的航海王-冒險犯難貓咪旅行史

我家住七樓,家裡的貓大部分都會懶懶地趴在窗邊,眼睛專注地盯著窗外的世界,麻雀吵鬧的叫聲會讓她瞳孔瞬間擴大,我想她應該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強烈的好奇心。
 
去年我牽著她到家附近不遠處的草皮,任由她探險這個世界。路人經常盯著我們的眼神,就像我有超稀有的神奇寶貝一樣。
 
突然想到,所有的動物不都是生存於大自然之中,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到底什麼時候貓咪變成只能眷養在家中?而「溜貓」變成一件如此新奇般的稀有,在人類的歷史中,貓咪們到底經歷了什麼與扮演什麼角色,今天就來分享的自己的小研究紀錄~

 


勞拉·莫斯(Laura Moss)的貓

 

去年,勞拉·莫斯(Laura Moss)出版《貓的歷險》(Adventure Cats)一書,勞拉的願望是幫助家貓走向戶外世界。這世界有一些了不起的貓咪冒險家,牠們能到處旅行、登山、露營,甚至衝浪。
 
IG: @adventurecatsorg
 
她說:“其實人們在社交媒體出現之前早就已經和貓一起出遊了。只是近些年來,溜貓才重新獲得了社會的認同和關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們在社交網站上分享「貓咪出遊」的照片和影片”。
 
網路給這些“反加菲貓風格”的貓咪帶來了新的關注度,人們開始改變對貓的刻板印象,但其實歷史記載上貓咪一直原本就是跟著人類一起旅行的。(註1)

 


一隻名為Ren的貓,跟著主人划船

 

#貓咪的大航海時代

對於大多數動物來說,大河和海洋是屏障與阻礙,對貓咪則是相反。航海時代,人們通過海路進行地區貿易時,貓就已經是船上的一員了。
 
過往歷史,港口市鎮一直是人類密集區,而有人的地方就有老鼠,有老鼠就有貓咪,雖然海盜猖獗的問題層出不窮,但是鼠疫所帶來的危險更是會直接影響到人類歷史的重要進展,因此貓咪們在船隻在港口有效的控制老鼠,使貿易順利推動人類發展是具有非常重要的關鍵之一。
 
於是乎牠們跟著人類在世界各地旅行。

 


圖像上的貓戴著皮帶,坐在食物附近。公元前1504-1458年

 

#史上最古老的貓奴

貓的古埃及語-Mau,是漢語和古埃及語中唯一有同樣發音的動物。雖然貓被馴養的證據至少可以追溯到9500年前(註2),但直到埃及人將貓咪捧在手心里之後,它們才開始頻繁地被記錄。
 
早在西元前2000年。埃及人繪製的關於貓的圖像證明,一些最早期的家貓是繫著皮繩的,古埃及人用貓來控制害蟲的數量,而且很有可能是用皮繩來確保貓咪不會逃跑(你知道貓咪牠們總是有自己的想法)。
 
事實證明,貓非常善於當小動物獵人,以至於埃及人將貓咪與埃及宗教神靈聯繫起來(女神Mafdet是家和王國的保護神,時常以貓的形象現身)。
 
西元前525年,埃及人對貓的崇敬更強烈,以至於有一說法是波斯之所以能入侵埃及的部分原因就是他們的士兵們把貓帶到戰場上當人質,埃及士兵看到貓咪寧願放下武器也不願意傷害牠們,於是開城投降(真不可思議)。
 
儘管在古埃及,出口馴化的貓咪是違法的,但還是有人偷渡成功,希臘人透過貿易將貓咪們賣到羅馬,善于航海的排尼基人則將貓咪帶到了歐洲大陸,進而有了虎斑貓與歐洲短毛貓。

 

# 基督教的興起使人類社會對貓的態度巨大轉變

約翰·布拉德肖(John Bradshaw)在《貓的感知》(Cat Sense)書中提到,西元1233年,當時正進行長年的十字軍運動,也是在第五次的十字軍東征後,為了滅絕埃及神諭體系,教皇格里高利九世(Pope Gregory IX)發表教諭,教諭興起了一陣鏟除異端邪說論,將貓咪尤其是黑貓同撒旦直接聯繫在一起。
 
在接下來的4百年,人們以訛傳訛的將貓當作死亡與巫術厄運的象徵而開始獵巫,歐洲的貓咪們面臨被瘋狂屠戮的命運。貓咪只好開始逃離歐洲大陸,在每個碼頭等待上船的機會。
  
即使風雨漂渺,仍有越來越多的貓,廣泛的遷徙到世界各地的港口灑下希望的種子。

 


#史上第一個貓奴協會

直到18世紀中葉,法國的斷頭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 An-toinette)讓擁有貓咪這件事在巴黎社會中變得更時尚,人類才從無知與渾沌中清醒,一生懸命的貓咪才漸漸的在歐洲恢復正面的形象。
 
到19世紀末,貓咪找到了最忠實的擁護者-哈里森·韋爾(Harrison Weir)。學者們認為,韋爾是最早的貓奴,1871年他在英國創辦了第一個當代貓展(註3)。


在皇家植物花園展覽的賞貓會,倫敦,1901年。圖源:Heritage Image Partnership Ltd / Alamy Stock Photo

 

“他因人們對貓長時間的忽略、虐待和殘忍手段痛心疾首。他策劃第一個現代貓展的目的是促進家貓們的福利,而不是提供貓主人相互競爭的競技場, ”莎拉·哈特韋爾(Sarah Hartwell)在《貓展簡史》(Brief History of Cat Shows)中寫道。貓展上有一隻14歲的虎斑貓叫“老婦人”,是哈里森自己的貓。這場展覽將貓帶回了聚光燈下,它們作為寵物的地位提高了。

 


哈利·波因特拍攝的貓。圖源:Sussex PhotoHistory

 

不過,由於貓展的成功,1887年第一個貓咪協會成立—大不列顛的國家貓俱樂部(the National Cat Club of Great Britain)。也正是在這個時間段內,第一批“病毒式”的貓圖片開始傳播:一位名叫哈利·波因特(Harry Pointer)的英籍攝影師為自己的“布萊頓貓”拍攝了一系列照片。照片的內容從正常的“自然美照”逐漸變成了令人捧腹的場景:貓咪們騎著自行車或者捧著杯子喝茶。他維多利亞式的寵物肖像強化了“貓不僅僅是捕鼠工具”的觀點。

 

#奪取人心的貓奴養成計劃

美國海軍研究所(US Naval Institute)指出,這些喜歡冒險的貓不僅將老鼠抵禦在貨物之外,而且還成為了水手和探險家的伙伴。例如:一隻虎斑貓“花栗鼠夫人”(Mrs. Chippy),見證了歐內斯特·沙克爾頓(Ernest Shackleton)1914年的南極探險之旅。這隻貓的主人是哈利·“花栗鼠”·麥克內甚(Harry “Chippy” McNeish),是艦船“持久號(Endurance)”上的木工。船員們很快發現,“花栗鼠夫人”實際上有蛋蛋,但他的名字卻已經被大家叫習慣了,他的個性很快就讓他和船員們打成一片。


有蛋蛋的“花栗鼠夫人”。圖源:northlincsweb

 

“水手貓”故事有很多。譬如維京水手喜歡在長途旅行中帶著貓,並且由於挪威神話(註4)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引導作用,維京人對於陪伴自己旅途的貓非常尊敬。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時,貓在士兵中廣受歡迎。士兵養貓既為了讓它們陪伴自己度過戰地時光,也為了抑制老鼠的數量。據算,約有50萬隻貓服役。馬克·施特勞斯(Mark Strauss)在《小發明》(Gizmodo)一書中詳細闡述了這些“勇敢又毛茸茸的士兵”,並重點描述了像“虎斑”這類出名的貓,“虎斑”後來還成了加拿大一支部隊的吉祥物。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眾多貓咪中有一隻叫“大黑(Blackie)”的最有名(叫"Blackie"的都是裝熟魔人?)。
 
大黑是英國皇家艦艇“威爾士王子號”上的貓咪水手,英國首相-丘吉爾在1941年前往紐芬蘭與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會晤時,搭乘的就是“威爾士王子號”,在啟程前,丘吉爾首相特別與大黑拍下歷史性的一刻,之後便陪伴他橫跨大西洋。
 
後來大黑改名為“丘吉爾”了。


圖六 “大黑”和丘吉爾。圖源:Public Domain

 

#貓砂改變了貓生

因為鼠害,貓咪從捕鼠工具人到嬌寵的家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位記者在《紐約時報》上詳細描述了1921年自己出國去莫斯科後看到的生活現象:“我在這裡遇到的最奇怪的事情是,貓在街上像狗一樣被拴著。原因歸結於老鼠,現在有這麼多的老鼠,相對貓很稀缺,對人類具有價值,所以不可能讓它獨自外出。”

成為家貓,歸結於人類文明的進步。1947年二戰結束,百廢待興,貓砂的發明減少了家庭害蟲及疾病,也改變了貓生命運。
 
巨大的商業利益帶動寵物數量增長,到1970年代,美國本土貓咪超過2100萬隻,貓砂市場價值當時達3500萬美元,一年成長35%,雖然沒有讓貓咪從工具人崗位退休,但貓砂使養貓家庭的衛生條件提高,更加使貓咪的壓力不再那麼大,而養貓比起以往更容易了

 


俄羅斯一隻名為Nona的貓

 

#不向人類低頭

但是,為什麼貓在扮演新角色、陪伴人類生活的時候,人們對待牠們的方式與狗狗有如此之大的差別呢?


在1.3萬到3萬年前,狗已經被人們馴養成陪伴自己的對象。相比之下,貓登場的時間要更晚。2014年發表的一項貓基因序列檢測結果顯示,現代貓仍然只有一半的馴化程度,正因為如此,訓練一隻貓去戶外行動並不是戴上胸背帶那麼簡單。這也是漫畫《加菲貓》中的笑點之一。


1978年,首個拴著遛貓繩的加菲形像出現。圖源:garfield.wikia.com

 

#為什麼有貓女沒有貓男

不過,性別偏見有可能也是人類沒有用更多手段馴養貓的影響因素之一。
 
歷史上,人們一直把貓看做女性(即使化做神祇)。在一項關於賀卡的研究中,凱特琳·M·羅格斯(Katharine M.Rogers)在《貓和人類想像》(The Cat and the Human Imagination)一書中把“可愛、美麗、被動的小貓”與社會對女孩和女人的性格塑造聯繫在了一起。
 
羅格斯寫道:“生日卡上的貓要么是和小姑娘在一起,要么就出現在家庭生活的場景中,不管是坐在19世紀風格、做著刺繡的母親們的搖椅旁(1978年),還是蹲在一堆母親在母親節丟下的待洗衣服上(1968年)。

在女權當道的當今,也許不久將來會有“貓男英雄”誕生。

 

#偉大的冒險再度啟程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貓生來就要漫步在大自然中。貓的性格就像人類一樣,一些家貓很樂意在沙發上懶散地度過時光,確實沒什麼去戶外冒險的渴望。


但在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是所有的貓都這麼“宅”。


譬如有隻叫弗拉基米爾(Vladimir)的黑白花色貓,正在環遊全美國59個國家公園的路上;有隻叫“叛逆之爪,施特勞斯·馮·斯凱特堡”(Strauss von Skattebol of Rebelpaws,簡稱斯凱奇閣下)的多趾緬因貓,正在南大西洋航行。《貓的歷險》作者-莫斯記錄的“探險貓”們展現了貓群原本的樣貌—他們追隨勇猛先賢的步伐,從隨船隻環遊世界、在歐洲十字軍的鐵蹄下生存,一路走到了可以漫步在自己的歡樂王國中的今天。

 

你能說牠們的歷史不偉大的令人可歌可泣嗎?(這時要趕緊吸一下貓)


“叛逆之爪,施特勞斯·馮·斯凱特堡”

 

這些貓咪們依舊勇敢的伴隨人類探索著這個世界。今天,它們的故事在社交媒體上被人們瘋狂地分享、點讚,它們打破了人類對家貓刻板印象——炫耀著牠們才是地球上一直用爪爪控制著人類的主宰。

 

註1:梅爾·桑奎斯特(Mel Sunquist)和菲奧娜·桑奎斯特(Fiona Sunquist)在《世界野生貓類》(Wild Cats of the World)一書中寫道:“從埃及、中東和歐洲最早關於貓的記述中可以發現,幾乎在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有人的地方就有家貓相伴。無論人們走到哪裡,都會帶上自己的貓。

註2:【祖先是野生貓類“非洲野貓”(Felis silvestris lybica),稱為沙漠貓,是斑貓(F. silvestris )的一個亞種。它們似乎於13.1萬年前,從另一個亞種分支出來。一些野貓約於一萬年前在中東被馴養,這些野貓成為家貓的祖先】

註3:【人們認為這是第一個“現代的”貓展,理論上,第一次眾所周知的貓展是在300年前的聖吉爾斯博覽會(St. Giles Fair)上舉行的,但當時評判貓的標準只有它們捕鼠的能力】

註4:【在挪威神話中,弗萊婭(Freja)是最偉大的女神,她驅使兩隻貓——拜古爾(Bygul)和特蕾婭古爾(Trjegul)為她牽拉戰車。為了向弗萊婭表示敬意,維京人還有為新娘送貓的傳統】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